13岁女生写剧本谈婚恋引热议 郑渊洁:干得漂亮
Dan发布于 2009/11/9 11:17:22 | 15735 次阅读  [][][]
文章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关键词:青少儿 剧本 婚恋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如果两个人互不信任的话,还说什么天长地久。”
“面临离婚时,婚姻不再是避风港。此时,岁月只给了你两个选择,一是坚毅的退出,二是无谓的继续。你选择哪个?”

“如果两个人互不信任的话,还说什么天长地久,什么海枯石烂?简直荒谬!”无法想象,这样沧桑、老练的话语,竟出自一名尚未经历青春
和人生挫折的13岁女生笔下。
 

近日,浙江嘉兴初一女生杨玲玲写出7万字剧本《星路》、大谈“婚恋”的消息被媒体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

小学四年级写出第一本小说

昨日,记者联系到浙江嘉兴桐乡崇福镇的杨玲玲时,她正在接受一家找上门的媒体的采访。这两天,不时有记者联系她,“感觉还挺有压力的。”她说。

杨玲玲家原本挺富裕的,但在杨玲玲四五岁的时候,父亲经商失败,母亲患重病,家里陷入了困境。杨玲玲承认,家境突变,使得她在心理上比同龄孩子早熟和敏感得多。她从小就喜欢看书、写作,四年级的时候,她就写出了她人生的第一部小说《生命粉末》。“呵呵,说它是小说,都有点牵强了。我是当一篇很长的作文来写的。”电话那头,杨玲玲不好意思地笑了。

《星路》里有我的影子

《星路》讲述了一个女人从出生、读书,经过奋斗,长大成明星,再到后来黯然死去的故事。

今年清明节,杨玲玲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创作《星路》,当时,她还是一个正在读六年级的稚嫩女生。7月份,当杨玲玲的父亲看到女儿完成的剧本时,大吃一惊:“像历经磨难的成年人写的。”桐乡广电站的记者得知此事后,进行了报道,杨玲玲很快被更多媒体关注。现在,杨玲玲还在改剧本,“完全完成后,估计有10万字。”

杨玲玲告诉记者,一开始,她想写的是一本小说,在写到一小半的时候,她发现后面的情节就像电视一样一遍又一遍地从她脑子里“经过”,于是她在参考了剧本写作的资料后,将小说改成了剧本,《星路》里女主人公所经历的比较艰难的童年、少年,其实说的就是我自己。主人公成年以后,则参照电视情节以及父母的生活进行创作。

采访过程中,杨玲玲思维清晰,用词准确,引经据典。

对婚恋的描写靠想象和感悟

“走在路上,冰冷的眼神,冰冷的街道,冰冷的枯木,冬天过节时,连灿烂的烟花也是冰冷的。走在城市的大街上,好像走进了一个常年不化的冰窖。人情味早已熄灭,只剩下灰烬……”

这段文字就出自《星路》。对于媒体将《星路》说成是“婚恋大剧”,杨玲玲并不认同,“我写的是一个都市励志小说,一个关于梦想和现实的故事。”不过,杨玲玲也坦承,爱情和婚姻在《星路》里的篇幅并不小。

没有经历过爱情和婚姻,感悟从哪里来呢?杨玲玲表示,她主要靠想象和自己平时看电视、书籍时得到的感悟,比如对于离婚,她认为“面临离婚时,婚姻不再是避风港。此时,岁月只给了你两个选择,一是坚毅的退出,二是无谓的继续。你选择哪个?”

杨玲玲说,她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婚姻。但对于爱情,她有自己朦胧的理解:“青梅竹马的爱情挺好,更容易互相信任、互相体谅!”

网友争议

天赋说——下一个张爱玲

梵高21代:不要认为13岁的小孩都是青涩无知的。父母侧重的培养+内心发泄的需要+写作带给她别人的认同和赞美=她写作能力超出同龄孩子。另外现在婚恋偶像剧泛滥和社会上各种事情的熏染,处在富于幻想青春期又具有超强写作能力的她写出婚恋长篇是不足为奇的,是特定的生活经历和社会环境造就了她。这一切也无所谓好和坏,张爱玲就是一个例子。说不定,她就是下一个张爱玲。

早熟说——少年老成不是好事

luoaluoso:太早熟,不是好现象。太凄婉,心理太灰暗,十二三岁的孩子应该是充满阳光朝气的。希望有心理医生帮助这个孩子。她勤奋、有天赋,但需要关爱,才能健康向上。

驱虏逐寇:是谁扼杀了这个孩子的童年?影视、书籍毒害了多少青少年。少年老成不是什么好事,容易过早轻生。这种案例见得多了,伤仲咏啊!

造假说——违背科学规律

佚名:都是充斥荧屏的形形色色的言情剧和言情小说教育出来的好孩子,估计剧本跟电视演的情节没多大区别,只不过换了个名字!

最烦想名字:不相信这是真的,违背科学规律!我初中毕业才略懂男女之事,何况她小学未毕业。

幕后推手说——有卖点,有人炒作

yng257s:六年级、母亲重病、婚恋、剧本……这是个网络推手的时代,明显有人在故意炒作,很有卖点!

不吐不快实话实说:哎,你看好了,过不了多久,又“证明”是抄袭或者代笔!中国文坛已经死了!

专家观点 早熟的结果往往是早衰

“她几岁?13岁!真的吗?”听完记者念了几段杨玲玲关于离婚的描写后,陕师大教科院教授陈青萍难以置信地反问记者。

陈青萍感慨,婚恋题材无疑是一个沉重的社会性题材,13岁姑娘涉猎这个话题,让她感到震惊。少儿太早进入成年人的世界,尤其是失败的婚恋,对他们的心灵是一次撞击,很容易让他们丢掉童趣。“对少儿而言,写作是个好事,但为此背上成年人的负担,得不偿失。早熟的结果经常是早衰,自古以来有之。”陈青萍说。

请不要围观杨玲玲

在厦门大学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社会心理学专家戴小力看来,杨玲玲能老练写出和婚恋有关的文章,现在的媒体、网络应该反思。此时,大家要做的不是“围观”,探究杨玲玲的书里有多少和婚恋有关的内容,而是应该持一种关爱态度,一边鼓励她继续写作,一边引导她写一些积极、阳光的东西,不要“看热闹式”地无限放大某一个话题。

与众不同,干得漂亮

“如果《星路》真的是她写的,毫无疑问,她干了一件与众不同、又很漂亮的事。”童话大王郑渊洁说。

郑渊洁认为,现在的孩子,不管是几岁,都不能再用以前的眼光看他们。因为如果她写的是一个这个年纪孩子应该写的常规题材,“那谁还会注意到她呢?”“看一个孩子,不要去看她写的是什么题材,而是要看她在生活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要杨玲玲在生活中并不是一个灰暗的人,同样阳光、朝气蓬勃,那么写沉重的婚恋题材又怎样呢?”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5(共 2611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 第1楼 刘金华 发表于 2009/11/10 6:10:16

    一定的环境加上在这个环境中的生活经历,我11岁被人称小反革命,16岁被打成学生。23岁关押3年后被判死刑又改判旡期。生活的磨砺人会差别很大,那位小朋友很可怜。

  • 第2楼 刘金华 发表于 2009/11/10 6:12:50

    应为“反动学生”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