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即时贴
shenxingyu发布于 2009/6/19 12:11:31 | 24522 次阅读  [][][]
文章来源:原创 关键词:心理 原创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我叫戚燕,28岁,在上海一家基本上没人记得我的小公司上班,每天重复做着没人会记得的事情,所以我确定,我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
    半年前,当我作为闺中密友盐巴的伴娘,在筵席间象小猫鱼一样游来游去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长得还不错,如果不是一直暴露出做贼心虚的表情,落到我身上的目光也许会更多。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贼兮兮,怀孕的又不是我。可是,我看着客人们开怀畅饮,戏弄新娘的时候一直在想,到底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秘密呢?他们的眼神很虚伪,怪不得盐巴对我说,若不是为了肚子里的讨债鬼,她是铁定不会嫁的。
    我从小就不太会撒谎,要我隐藏对好朋友奉子成婚的忧虑而摆出伴娘应有的娇贵姿态,我做不到。盐巴是个对两性关系非常谨慎,很懂得自我享受的女人,她的爱情结局给我留下一个百思不解的课题——男人为什么总是有办法把女人的肚子搞大?
    就在我开始仔细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马上就有个男人用很不顺耳的语调和我搭起讪来,他是宴会上唯一和我说过话的陌生人,当时我正躲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偷东西吃,为了下一波敬酒递烟储备体力。
    我不知道他站在那里做什么,实际上他对我非常有礼貌,真不该用搭讪来形容,问题出在他说话的腔调。
    “你很饿哦?”他充满理解地对我笑,酒窝里漩着友善的同情。
    “是啊,”我腮帮子鼓鼓的,“既然把我的第一次奉献给最好的朋友,不尽力怎么行?”
    他嘴里的啤酒噗地喷到窗台上,我停止咀嚼,歪过头看他,他也歪着脸瞪我。
    “我说当伴娘,你不会理解成别的吧!”
    “没有,当然没有。”他一边尴尬地傻笑,一边掏出手帕擦嘴,抱歉地对我点点头象避开某种从没见过的古怪小虫似地逃跑了。
    我说什么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潮红,让我的脑袋开了窍,原来男人之所以诡计多端是因为他们满脑子想的全是那档子事。
    后来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喜欢他了,他说话明显带着台湾腔,我和所有的上海小市民女人一样,对台湾男人怀有本能的偏见。
    不幸的是,我很快又碰到了他,在太平洋百货的超市里面,他几乎立刻就想起来我是谁,就象那天晚上一样,我们站在一堆促销巧克力面前,保持大约20公分的距离愣愣地瞪着彼此。他一定是想起了我说的鬼话,我当然也想起了他喷啤酒的瞬间,于是立刻不约而同地转身朝相反的收银台走去。
    我飞快地从地铁口出去时偷偷回头瞄了一眼,他刚好一路小跑钻进了乘地铁的人群里,就怕我追上去和他打招呼。
    结果,我那小市民的俗劣举动还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三个月以后,他成了我的老板。
    别对我讲缘分二字,我不相信那个,要不然我经历过的那些最惨痛的恋爱也不会总是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不告而终。
    面试的时候,人事部经理提醒我那不是个容易相处的人,尤其是做他的秘书,更要谨小慎微。
    我本来就不聪明,又不是个美女,没有过多的优越感可以发挥,与人相处通常以忍让为先,工作上唯一的长处就是细心踏实,不计较得失,秘书这个不上不下的位子最适合我。那是我第五次换工作,原来兴致勃勃想要重新开始的奋劲在第三次面对他的时候蔫了下去,最后促使我留下来的原因是因为那天他表现出完全第一次见到我的样子,我从他望我的眼神里知道那不是装出来的,他终于忘记我了。
    我不能不坦白从我心脏上空呼啸而过的失落感,我的老板KANE再次证明我是一个多么阴阳怪气,昏俗平庸的老处女。
    那天晚上,我坐在镜子面前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把脸蛋抹成猴屁股,因为我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好象一坨笨重的大白菜。
    从一开始就失去和他长期相处的自信让原本很简单的工作显得特别沉重,KANE不知道我还记得他,公司里无数双臣服的眼睛告诉我同一个答案:除了我,没人见过威严的老板喷啤酒的样子。

[1] [2]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6(共 3750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 第1楼 小猫 发表于 2009/6/19 15:42:58

    喜欢你的文章!!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