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被宠坏的富二代
Steve发布于 2013/8/13 16:05:33 | 9396 次阅读  [][][]
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关键词:青少儿 墨西哥 富二代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在墨西哥城的繁华地带,你可以看到他们开着跑车驰骋在街上。他们中的男孩子们把头发梳得溜光,身着敞开了三颗纽扣的名牌衬衫。女孩子们的标志则是昂贵的手袋和太阳眼镜。他们身后几乎总有一辆黑色的SUV跟随着,车内坐满了携带武器的保镖。

他们是墨西哥的“富二代”──这个国家精英人士的子女,他们对奢侈品牌的迷恋程度几乎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唯一能够与之相较的就是他们内心中的优越感。长大以后,富二代们将成为主导墨西哥商界和政界的上层人士。他们住在深宅大院中,乘坐私人飞机旅行,在这个挣扎在贫穷和暴力中的国家,他们看起来完全可望而不可及,也似乎与贫穷和暴力毫无瓜葛。

 

不过,如今墨西哥的富二代们第一次引起了民愤。今年4月,安德里亚•贝尼特斯(Andrea Benitez)──一位人脉广泛的政界人士之女──来到墨西哥城一家时髦的餐厅,她那天并未预约,当没能坐到心仪的座位后,她在餐厅大发雷霆。为此,贝尼特斯还打电话叫来了墨西哥消费者保护机构Profeco的检查员,而她的父亲刚好是Profeco的负责人。检查员很快关闭了这家餐厅。

贝尼特斯小姐没有预料到的是墨西哥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的反应,这个阶层对富二代的忍耐度迅速下降,并在社交网络上采取了自己的行动。几个小时之内,贝尼特斯和她父亲成为了推特(Twitter)上被激烈讨伐的众矢之的,网友还送给了她一个封号“Profeco女士”。几周之内,贝尼特斯的父亲──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的朋友──被迫选择辞职。

“女士”这个标签已经成为了在网上疯狂传播的、展示墨西哥骄纵精英们不当行为的视频的代名词。《波兰可女士》(LadiesDePolanco)是2011年上传至YouTube的一段视频,视频拍摄于墨西哥城繁华的波兰可区,在视频中,两名醉酒的女性对查处了她们的交通违章行为、责令其停车的警察进行了人身攻击。这两名女性对警察破口大骂,称他们是“打工仔”,并自行驾车离开。这段视频引发的众怒使这两名女性随后被指认了出来,她们缴纳了罚款,并进行了公开道歉。

一些富二代因为在Facebook上炫耀了太多有关自己奢侈生活的内容而陷入了麻烦之中。去年,当地报纸刊登了墨西哥石油工人联盟负责人的女儿乘坐私人飞机周游世界的一些照片,与她同行的还有她的三只斗牛犬──黑柯(Keiko)、波利(Boli)和莫根希达(Morgancita)。这些取自她Facebook页面的照片引发了民愤,因此她不得不关闭了自己的Facebook账户。

小说家瓜达卢佩•洛蕾萨(Guadalupe Loaeza)表示:“从墨西哥有钱人的所作所为看,就好像他们主宰着这个地方,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他们以前从来不用为此承担责任。所以现在发生的事情是前所未有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目前只是一个开始。”洛蕾萨以其对富二代的描写而为人所知。

 


最近几周,墨西哥人纷纷涌进电影院观看一部有关富二代的喜剧片。这部电影名为《我们是贵族》(Nosotros Los Nobles),讲述的是一位白手起家的有钱人和他三个游手好闲的子女的故事。这三个年轻人都是二十几岁,靠着老爸的钱过着奢侈的生活,因此老爸导演了一场骗局,让孩子们以为自己已经破产,并带着全家人搬到了一个低收入的贫民区。在那里,孩子们必须要做一件他们从未做过的事情:找到真正的工作。

在大儿子哈维(Javi)哀叹自己的“黑卡(美国运通信用卡)和黑莓手机(BlackBerry)”都被注销了以后,搞笑的情节随之展开。哈维找到了一份在墨西哥城混乱的大街上开迷你巴士的工作。人如其名的女儿芭比(Barbie)在一家风格粗俗的酒吧找到了一份女招待的工作。当芭比被告知酒吧的员工均分小费后,她呜咽着说:“可是我们又不是在古巴!”最小的儿子对佛教和瑜伽有所涉猎,他成为了最底层的资本家:一名银行柜员,他必须听命于一位性饥渴的女上司。

在电影中,当这三个年轻人学会了像普通的墨西哥人那样生活之后,生活也带来了回报。芭比和有着黝黑皮肤的卢克(Lucho)──芭比幼年时保姆的侄子──谈起了恋爱。对于很多墨西哥人来说,看到白皮肤的芭比选择卢克带来的惊讶就犹如美国人在1967年的喜剧片《猜猜谁来吃晚餐》(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中看到西德尼•波蒂埃(Sidney Poitier)走进门来一样。

这部电影已经成为了墨西哥电影史上最卖座的国产电影。迄今为止,这部电影已经售出了680万张票,并且这一数字仍在继续攀升。与上一部创下票房纪录、售出520万张票的影片《阿马罗神父的罪恶》(El Crimen del Padre Amaro)相比,《我们是贵族》已遥遥邻先。华纳兄弟(Warner Brothers)已经买下了翻拍这部电影的美国版的版权。

35岁的加里•阿拉斯瑞奇(Gary Alazraki)是《我们是贵族》的编剧兼导演。他说:“社会已经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这些人的行为方式既不高尚也不得体。”

阿拉斯瑞奇自己就是一位试图摆脱“富二代”头衔的人,他的父亲可能是墨西哥最成功的广告界高管。阿拉斯瑞奇是在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求学期间开始改变的,在那里,他约会过一位“并不对那些拥有老爸信用卡的有钱孩子另眼相看”的女孩儿。他决定不再依赖父亲的钱生活,并开始工作。当他返回墨西哥的时候,父亲希望他和他的兄弟住在家里。就像许多白手起家的人一样,他的父亲希望自己的孩子用不着太拼搏。

“我父亲说,‘我们有女佣,还有塞得满满当当的冰箱,有人会帮你们洗衣服。为什么还要让自己那么辛苦,让一家人分开?’我说……我并不想过得那么舒服。现在,那些将要有所作为的同龄人都在奋斗,如果我选择奢华的生活……那么我将失去动力。”

阿拉斯瑞奇慢慢地疏远了他的富二代朋友们,并对他们的行为越来越抵触。他说:“在经历了这些变化后,我觉得自己必须要把这个过程记录下来。”现在,他已经投入到了电影续集的制作中。

变化也发生在其他方面。Mirrreybook.com网站于2011年创建,该网站创建的本意是对富二代进行嘲讽,网站的名字是对Facebook和西班牙语“Mi Rey”(意为“我的国王”,这是很多墨西哥上层社会的父母对自己儿子的称呼)所开的一个文字玩笑。现在,这家网站在Facebook和其他渠道上拥有87,000名粉丝。30岁的企业家佩佩•塞瓦约斯(Pepe Ceballos)表示:“我们原本是为了取笑富二代才创办的这个网站,但是我们很快意识到,富二代中的很多人想在这个网站上展示自己,作为一种对自我身份的证实。”

几周以前,墨西哥绿色生态党(Green Party)的党首豪尔赫•埃米利奥•冈萨雷斯(Jorge Emilio Gonzalez)因醉驾被警察拦下。作为墨西哥最著名的富二代之一,冈萨雷斯29岁的时候便从父亲手中接管了绿色生态党,他被公众称为“绿党男孩”(El Niño Verde),尽管实际上他已经41岁了。

冈萨雷斯的座驾是一辆黑色的梅赛德斯(Mercedes)汽车,据当时在场的警官称,冈萨雷斯对警方表示他“只喝了四杯龙舌兰酒”。冈萨雷斯不仅拒绝接受酒精测试,还提供了一个假名。随后,他的两名武装保镖提出,给在场的四位警察每人180美元并请他们放了冈萨雷斯。在未能得逞后,这两名保镖试图通过武力帮助“绿党男孩”逃脱。

巡警安东尼奥•卡拉切(Antonio Caracheo)对报社复述事件经过时表示,在冈萨雷斯被警察们押至巡逻车时,他对警察们大喊:“你们不知道自己在对付的是什么人。”冈萨雷斯被逮捕的新闻成为了报纸头条,而当他的律师在其被捕仅几小时后就将其接出的消息传出后,事件又引发了新的争议,因为冈萨雷斯被羁押的时间远远短于法律要求的一整天。冈萨雷斯只得羞愧地重返警察局以满足法律规定的关押要求。墨西哥城一名议员已提议向32岁的卡拉切授予警察勋章。

DAVID LUHNOW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2(共 3159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Google

广告